公开四肖中特|刘伯温四肖中特四

巴沙爾“緊擁”伊朗,有何深意?

  俄羅斯希望伊朗從敘利亞“撤軍”的說法,并非無稽之談。而對于近來巴沙爾同部分海灣阿拉伯國家的頻繁接觸,伊朗也會產生一定程度的警惕心理和介懷情緒。

作者:丁工 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3-27
  敘利亞總統巴沙爾2月25日 “閃電”般訪問伊朗,分別會晤了伊朗最高領袖大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和總統魯哈尼。這是自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巴沙爾首次訪問伊朗,也是他除出訪俄羅斯外的首次正式工作外訪。
  考慮到美國在撤軍問題上出爾反爾、首鼠兩端的態度,巴沙爾在敘國內主要戰事臨近收官之時“點穴”式獨訪伊朗,背后蘊藏的深意頗為玄妙。而對于敘利亞國內政局和地區形勢來說,巴沙爾訪伊“首秀”又將產生哪些影響?
?
  表明與伊朗“同進退”
  巴沙爾突訪伊朗,直接的用意有二:就時局走向和戰后安排與伊朗“通氣”;既彰顯敘利亞現政權地位穩固、有能力完成“反恐”大業的信心,又表明與伊朗“共生死、同進退”的決心。
  當前,隨著政府軍重新掌控接近70%的國土以及主體戰事的結束,敘利亞亂局已經步入由戰爭模式向戰后重建狀態轉變的進程,如何規制敘利亞未來政治秩序和協調戰后利益分配,就成為參戰各方博弈的焦點。
  作為敘利亞戰爭的重要參與方,伊朗為巴沙爾政權的“絕處逢生”作出了巨大犧牲,為政府軍苦撐數載付出了慘重代價,伊朗自然需要維護和擴大戰后在敘利亞的地緣利益。
  而巴沙爾也明白不但要給予伊朗相應的利益“補償”和“回報”,還要確保伊朗在敘利亞相關事務上的發言權和影響力,才能延續自己長期當政的現狀;在未來,伊朗才能繼續幫助敘利亞剿滅恐怖組織殘余勢力,趕走外國“占領軍”,阻止庫爾德人實現獨立。
  從公開報道看,會談中伊朗總統魯哈尼向巴沙爾通報了2月14日伊朗、俄羅斯、土耳其就敘利亞局勢和美國決定從敘撤軍等議題所舉行三方峰會的結果。而在此基礎上,巴沙爾向伊朗方面通報局勢進展和未來重建的打算,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值得注意的是,自內戰爆發以來的8年里,鑒于國內緊張的安全局勢,巴沙爾極少出國,至今總共僅出訪4次,除本次訪問伊朗外,之前3次均到訪俄羅斯。
  而梳理巴沙爾外訪時機可知,其每次訪俄恰好都在敘政府軍于戰場上取得重大勝利或戰局處于轉折的臨界點之際。2015年10月巴沙爾第一次內戰期間訪俄,當時政府軍剛剛在俄空天部隊幫助下穩住陣腳,敘現政權獲得喘息之機;2017年11月巴沙爾訪俄之際,極端組織的“首都”拉卡剛被解放,“伊斯蘭國”的部隊主力遭到毀滅性打擊;2018年5月巴沙爾訪俄,則是敘政府軍順利拿下東古塔地區,準備一舉平定南部三省(德拉、庫奈特拉和蘇韋達)之時。
  而巴沙爾這次訪問伊朗,同樣表明敘政府軍已經在剿匪平叛的戰斗中取得了壓倒性勝利,巴沙爾是否繼續執政已不再是關涉敘利亞未來秩序的討論議題。
?
  “對沖”接近海合會國家
  此前,阿盟內部要求重新接納敘利亞為成員的呼聲高漲,甚至一些海灣國家都在積極推動阿盟恢復敘利亞的成員資格。有消息稱,即將于3月31日在突尼斯召開的阿盟峰會,會就敘利亞重返阿盟議題作出表決。
  事實上,近段時間以來許多之前“敵視”巴沙爾的阿拉伯國家開始改變態度,頻頻重拾“兄弟國家”的情懷示好敘利亞政府。敘利亞與阿拉伯國家的整體外交關系,也隨之出現解凍、轉暖的跡象。
  2018年9月,在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期間,巴林外交大臣哈立德與敘利亞外長穆阿利姆“相當罕見”地進行了熱情擁抱。
  10月,敘利亞與約旦的邊境口岸時隔7年重新開放,中斷數年的人員流動和貿易往來開始逐步恢復。
  11月,巴沙爾對科威特一家報紙表示,敘利亞和多個阿拉伯國家在經歷多年敵對后,達成“重大諒解”。
  12月,蘇丹總統奧馬爾·巴希爾訪問敘利亞,成為敘內戰爆發近8年來首位訪敘的阿盟成員國領導人。有外媒認為,與沙特關系密切的蘇丹總統訪敘,意在為日后沙特與敘利亞重新修好投石問路、牽線搭橋。
  2019年1月,阿聯酋重開已關閉8年之久的駐敘大使館,顯示阿聯酋正著手兩國邦交的正常化。
  敘利亞內亂爆發后,多數阿拉伯國家或關閉駐敘使館、或降級或斷絕與敘的外交關系,2011年阿盟甚至把敘利亞逐出這一地區組織。而今,看到巴沙爾“倒臺無望”、伊朗在地區擴大影響,以海灣國家為主的部分阿拉伯群體試圖以共同民族屬性和反對“異族”干預的名義,拉攏巴沙爾政權,達到分化瓦解伊敘聯盟、削弱伊朗區域領導力的目的。
  由于在敘利亞內戰中投入極大、用力至深,伊朗自然希望在敘內戰結束后獲得應有的回報,對于近來巴沙爾同部分海灣阿拉伯國家的頻繁接觸,無疑會產生一定程度的警惕心理和介懷情緒。
  在沙伊交惡的背景下,巴沙爾此次專程訪伊也是含有表白“忠心”、增信釋疑的用意,希望通過向伊方說明情況獲取理解,防止因與海合會國家的一時“走近”引起伊朗的反感和誤解。
  但巴沙爾這樣“緊拉”伊朗,也勢必導致沙特對敘利亞的重建工作袖手旁觀。3月4日,沙特外交事務國務大臣朱拜爾在與俄外長的聯合記者會上表示,沙特已經排除重啟該國駐敘大使館的選項。他表示,恢復與巴沙爾·阿薩德政府的外交關系“為時尚早”。
?
  對抗美以沙聯合陣線
  從事后官方公布的信息看,巴沙爾此次“德黑蘭之行”可謂收獲頗豐,但與臺前的“無限風光”相比,其幕后所掩蓋的明爭暗斗、見招拆招則更具深意,對國內局勢和地區格局的影響都將長期存在。
  美、以、海合會極為憂慮的是,伊朗在敘的軍事存在愈發增強,“什葉派新月聯盟”不斷坐實。當前地區矛盾的主旋律,呈現為美國聯合以色列、沙特等地區“溫和陣營”與以伊朗為主的“激進陣營”的對抗。
  這種地區格局變化的影響反射到敘利亞問題上,便是本來在敘利亞內戰中秉承“稍進即出、審慎介入”策略的以色列,不再保持“克制”,而是針對駐敘的伊朗軍事目標,每隔一段時間就進行一次較大規模的打擊。
  幾乎就在巴沙爾到訪德黑蘭的同一時間,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正準備動身前往俄羅斯。2月27日內塔尼亞胡在莫斯科聲稱,將繼續采取行動打擊伊朗在敘利亞的軍事勢力。與此相對,巴沙爾有意繼續強化伊朗在敘利亞未來重建中的經濟和軍事作用,從而對抗美國、以色列和沙特聯合陣線。
  巴沙爾拜會伊朗最高領袖哈梅內伊的媒體畫面顯示,于不遠處落座的是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海外行動分隊“圣城旅”指揮官、也是派駐敘利亞軍事顧問團總司令卡西姆·蘇萊曼尼。而巴沙爾與伊朗總統魯哈尼會面時,坐在旁邊的依舊是蘇萊曼尼將軍。
  有評論就此指出,軍銜僅為少將的蘇萊曼尼頻頻出鏡,并且坐在伊敘兩國最高領導人的附近,既彰顯了他在伊朗政壇和軍界與眾不同的地位,及其在援助敘政府軍平定叛亂中無可替代的角色,也在一定程度上向外界暗示,伊朗將繼續保持和增強在敘利亞的軍事部署和戰略存在。
  這從另一個側面佐證,伊朗與“美以沙聯合陣線”針對地域統轄權的激烈角逐,仍將是未來敘利亞秩序安排議程中的核心事項之一。
?
  平衡俄、土在敘影響力
  從地區格局來看,巴沙爾“緊拉”伊朗,也降低了俄羅斯、土耳其在敘利亞事務上的話語權和影響力。
  土耳其在2016年未遂政變后,從“倒巴沙爾”陣營中嘩變,加入由俄羅斯主導、伊朗參與的“阿斯塔納進程”和“索契對話大會”機制,形成帶有“三角關系”和“議題聯盟”性質的利益組合體。而實質上,俄土伊三國合作兼具地緣政治競爭對手、地緣經濟合作伙伴、地緣安全互嵌鄰邦的多重屬性,三者的相互靠近更像是“臨時起意”的抱團取暖,而不是情投意合的“義結金蘭”。
  隨著極端組織臨近覆滅,俄、土、伊三國能夠協商一致、共同接受的事項持續減少,因彼此關注方向不同和政策立場差異引發的矛盾日益顯現。
  俄羅斯在敘利亞的首要任務,是解決敘西北部伊德利卜地區的恐怖組織問題;土耳其緊盯敘境內的庫爾德武裝,以免其越境生事;伊朗更在意將敘利亞打造成反美、抗以的前沿據點。
  據報道,在美軍“去意已決”的情況下,敘利亞庫爾德人采取“聯俄抗土”的策略。敘北庫爾德武裝的領導人曾秘密造訪俄羅斯,俄方也表態稱在美國撤軍后,愿意配合敘政府抵抗土耳其“進犯”。而俄羅斯與庫爾德武裝的接近,無疑是觸碰土耳其底線的行為。
  同樣,自開戰以來便同處一個戰壕里的俄羅斯和伊朗,也并非鐵板一塊。2018年5月普京曾表示:“考慮到敘利亞軍隊在反恐上取得了顯著成效,政治進程更加積極的階段已經啟動,外國武裝力量應該從敘利亞撤出。”當時有評論認為普京所稱“外國”是指西方國家,但也有觀點認為是指伊朗。
  2019年2月,普京與到訪的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會談時,再次重申了“所有外國部隊撤出敘利亞”的立場,并一起討論組建包含巴沙爾政府、反對派、地區國家及其他相關方的聯合工作組話題。如今看來,俄羅斯希望伊朗從敘利亞“撤軍”的說法并非無稽之談;避免因伊朗與以色列對抗問題致使敘利亞戰局走向另一個方向,是符合俄方利益的。
  不難看出,俄羅斯、土耳其和伊朗三國構成一組既相互借重、又彼此制衡的“三角關系”。其中俄羅斯占據優勢地位,土耳其則在敘北部扶持一個親土政權,因而對敘利亞事務的話語權大幅提升。
  相比俄土兩國,伊朗在敘利亞問題上的地位和作用似乎在不斷下降。隨著美國對伊朗制裁的收緊,歐美、以色列、沙特等敘問題主要相關方,都進一步強化壓制伊朗的力度,導致許多涉敘問題國際多邊會議都將伊朗排除在外。
  譬如以聯合國名義發起、西方主導的“日內瓦和談”,以及2018年10月土耳其召集法國、俄羅斯、德國參加的四國峰會,都沒有伊朗的身影。這使伊朗在俄土伊“三角關系”互動中,顯現被邊緣化的危險。
  巴沙爾繼訪俄后又訪伊朗,明確了伊朗在敘事務上發揮著僅次于俄羅斯的重要作用,也通過給伊敘同盟充電、加油,使伊朗在俄土伊“三角關系”博弈中再獲動力、再添勢能。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本期文章

公开四肖中特 在ipad上怎么下载软件 一比一提现的现金棋牌 欢乐斗地主可以两人玩么 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 打麻将规则打法 北京pk10一期人工计划 江苏快三怎么跟软件计划 最新澳门博彩线上娱乐 pk10彩票平台网站 极速快三稳赢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