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四肖中特|刘伯温四肖中特四

“金特會”劇情反轉,核談走向成謎

  早前,平壤視河內峰會如囊中之物,滿懷信心地認為能簽署一份聲明。而特朗普的決定不啻在向平壤發警示信號:他不會再讓朝鮮繼續設定談判的基調與步伐。

作者:本刊記者 雷志華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3-27
  3月5日凌晨,朝鮮勞動黨委員長、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乘專列返回平壤,結束了以河內“金特會”為主軸的長達10天的外訪行程。此前,在越南河內舉行的第二次美朝峰會上,金正恩與特朗普提前結束了談判,雙方沒有達成任何協議。這與早前外界的預期大相徑庭。
  舉辦這次“金特會”的建議,是平壤主動提出的。金正恩乘坐60多個小時的火車趕赴河內,初衷絕不會是空手而歸。沒有達成協議的主要原因,很可能是特朗普不想交易,潛臺詞則是以“不交易”升級對平壤的施壓。
  顯然,不交易所造成的“痛苦”是單向的。美國沒有什么損失,更談不上痛苦,特朗普的個人損失微小且可控。但繼續背負嚴厲經濟制裁的朝鮮,則沒有任何淡定的理由。特朗普依然敞開對話的大門,而且還在持續釋放善意。金正恩如何接招,將考驗他的外交手腕和政治智慧。
?
  峰會劇情反轉
  河內峰會的醞釀,始于去年9月金正恩寫給特朗普的一封親筆信。從去年6月新加坡峰會到那封信出現之前,美朝談判基本上在空轉。而那封信,主要內容是金正恩建議再次與特朗普舉行會晤。這讓特朗普在公開講話中稱,他與金正恩“墜入愛河”。直到河內峰會登場,兩人營造出的,都是一種善意彌漫、信心滿滿的氛圍。
  這一切,在河內當地時間2月28日中午白宮發言人的一個表態后戛然而止。那是河內峰會的第二天,發言人桑德斯在臨時召集的記者會上說,原定的特朗普與金正恩的工作午餐,以及其后的簽署聯合聲明的安排被取消。她表示:“兩位領導人就無核化方案進行了磋商,但沒有達成任何協議。雙方談判團隊期待未來繼續會晤。”
  在桑德斯這番表態之前,金正恩與特朗普已經乘車回到了各自下榻的酒店。原以為能再次“舉世矚目”的二次美朝峰會,就這樣令人意外地草草收場了。
為何沒有達成協議?美朝雙方各執一詞。特朗普在2月28日下午兩點的記者會上說,沒有達成協議主要是因為經濟制裁。他表示,朝鮮要求全面解除經濟制裁,但卻不愿意放棄全部核武器。“他(金正恩)看起來只是想讓他的國家部分棄核,這對我們來說意義就小多了。”
  次日凌晨,朝鮮外相李容浩在河內召開記者會,給出了完全不同的說法。他表示,朝鮮在會談中并未要求完全解除制裁,而是提出解除部分制裁,即解除聯合國安理會11項制裁中的5項。
  究竟誰的說法是事實,或許只有時間能告知真相。但這已不重要。從美朝已經公開的說法,基本可以分析出為何“劇情反轉”。
  在河內峰會召開前,外界傳出的消息是,朝鮮以“廢棄”寧邊核設施與東倉里導彈發射基地(又稱西海衛星發射場),換取外界部分解除經濟制裁。峰會期間,雙方的確在圍繞這個潛在的交易談判,只是在棄核的幅度和解除制裁的范圍上沒有談攏。換句話說,金正恩與特朗普把交易擺在了談判桌上,但都不滿意對方的要價。
  以朝方的說法,解除聯合國安理會11項制裁中的5項,的確屬于“部分解除”。但朝方的這個“小要求”,在美國眼里卻要價有點高。美國與朝鮮幾乎沒有什么經濟聯系,所以對朝鮮經濟有實質性遏制作用的,不是美國的單邊制裁,而是聯合國安理會的制裁。解除,即便只是部分解除這類制裁,意味著朝鮮可以與韓國、中國、俄羅斯以及其他國家開展有限的經濟合作,意味著朝鮮在多邊制裁網中撕開一條口子。如果今后朝核談判依然毫無進展,只要朝鮮不再進行核導試驗,美國就不可能動員安理會對朝鮮施加新的制裁。也就是說,這個口子一開,美國很難再“縫合”上。
  在記者會上,特朗普說他提出的要求是朝鮮必須全面棄核,不止是廢棄寧邊核設施。這對朝鮮來說,顯然要價太高。核武器對平壤政權的重要性無需贅言,一步到位地棄核,對平壤來說根本不是談判,更像是屈服投降。
  不過,特朗普提高要價也有自身的邏輯。截至目前,美朝就無核化的定義,即朝鮮多大程度上棄核沒有達成共識。目前,朝鮮唯一公開承認的己方核設施,只有寧邊核設施。如果朝鮮的無核化的定義“止于寧邊”,正如特朗普所說“那意義就小多了”。所以,特朗普在談判中出示了朝鮮擁有其他秘密核設施的證據。客觀的結果,就是美方提高了要價。
?
  不交易的藝術
  “在一筆交易中,你做得最糟糕的事情,就是急于達成交易。這樣對手會嗅到血腥味,那你就死定了。”這是特朗普1987年撰寫的《交易的藝術》中的一句話。沒人會懷疑,特朗普把他在商場上的經驗總結,帶到了政治和外交中。
  在河內峰會談判桌上,特朗普要價高的動機,很可能是根本就不想交易。相比于他要求朝鮮一步到位地全面棄核,金正恩的部分解除制裁無論如何都算得上克制。從河內峰會劇情反轉可以看出,特朗普在玩“不交易的藝術”。
  也就是說,特朗普在通過釋放“不交易”的意愿,追求達成“更好交易”的目的。從去年9月收到金正恩的親筆信到河內峰會召開,這期間無論外界如何評價美朝二次峰會時機不成熟,特朗普本人都一直在表達達成交易的希望。換個角度看,達成交易的氛圍被烘托得越濃,那么河內峰會劇情反轉—不交易—的效果就越突出。正如美國媒體一篇文章分析稱,急于達成交易的特朗普總統,似乎在強化自己放棄“摯愛”的意愿。
  “有時候你不得不離開,現在就是這樣的時刻。”河內記者會上,特朗普這種帶有電視真人秀風格的表態,即興發揮的背后或許還有更深層次的考慮。河內峰會劇情反轉,特朗普把“沮喪”表現得如此充分,同時也把他與金正恩的“友誼”表述得如此真誠。美國新媒體Axios寫道,這里面體現了特朗普的雙重靈活性,在從主張全面棄核的強硬立場上退卻后,又表現出起身走人、不想交易。其真實目的是,美國依然愿意談判,但不能由朝鮮來主導。
  去年6月新加坡峰會以后,平壤基本上掌握著美朝談判的主動權,策略是緊盯特朗普,回避具體工作層面的接觸。河內峰會的日程能敲定,起因也是金正恩提出的部分棄核換部分解除制裁的“小交易”。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報道,一位熟悉談判內情的消息人士稱,平壤視河內峰會如囊中之物,滿懷信心地認為能簽署一份聲明。
  對于河內峰會劇情反轉,美國斯坦福大學朝鮮半島問題學者申起旭(Gi-Wook Shin)分析道,特朗普的決定是在向平壤發警示信號:他不會再讓朝鮮繼續設定談判的基調與步伐。對于特朗普來說,“重新設定美朝談判”首先需要打消平壤此前的幻象,即通過與他直接接觸來索取美方讓步。
  在美國布魯金斯學會韓國研究中心主任樸正鉉(Jung H.Pak)看來,特朗普放棄達成協議的決定是很重要的,因為平壤一直都在忽視美方談判者,寄望于與特朗普的個人關系,以為他更容易打交道。特朗普在河內峰會上的做法,無異于告訴金正恩:別只想著與我達成交易,與我的下屬談具體的棄核問題吧。
  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政策顧問蓋里·薩默爾3月1日撰文稱,對于金正恩來說,河內峰會的失敗表明,他不可能繞過美國政府直接與特朗普達成心儀的交易。他寫道:“特朗普在河內峰會上起身走人的決定,使金正恩別無選擇,只能回到傳統的艱難談判,即從工作層面的事務性談判中,去尋找他希望得到的解除制裁的交易。”特朗普對是否舉行第三次美朝峰會不置可否,事實上也是在逼平壤與斯蒂芬·比根(美國的朝鮮政策問題特別代表)直接談。
  對于特朗普來說,河內峰會上“不交易”在邏輯上也是站得住腳的。某種程度上,特朗普收獲了雙重“一石二鳥”的效果。在對朝政策上,一方面重新奪回了朝核談判的主動權;另一方面以出其不意的方式升級了對平壤的壓力。在國內政治層面,特朗普以“不交易”凸顯了自己捍衛美國利益、強勢談判者的形象,同時把可能的民主黨的攻擊化于無形。回到華盛頓后,特朗普的河內表現,罕見地受到國會民主、共和兩黨的贊譽,就是充分的證明。
?
  球扔給了平壤
  河內峰會落幕,但后續影響并沒有結束。特朗普玩了一把“不交易的藝術”后,隨即升級繼續交易的善意。
  2月28日的河內記者會即將結束時,有記者問特朗普,他是否會加大對朝鮮的制裁。特朗普回答說:“我不想談論加大制裁的事,它們(經濟制裁)已經很嚴厲了……朝鮮有很多偉大的人民也要生活,這對我來說很重要。”
  特朗普暫不考慮增加對朝制裁,無疑是在傳遞繼續對話的誠意。其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雖然在3月5日稱,若朝鮮不棄核美國將加強制裁,但博爾頓同時稱,特朗普已“完全準備好和朝方繼續對話”,并對談判前景持樂觀態度。
  不僅有釋放善意的口頭表態,還有體現善意的具體行動。3月3日,美韓共同宣布將停止“關鍵決斷”和“禿鷲”聯合軍演(以小規模的代號為“同盟”的軍演代替)。考慮到去年美韓已經叫停“乙支自由衛士”聯合軍演,這意味著美韓大規模軍演已經全部叫停。這些軍演已經延續數十年,平壤長期以來都把停止大規模軍演作為談判桌上的籌碼,但此前鮮有如愿。如今,特朗普政府主動縮小軍演規模,不能不說是善意的舉動。
  不僅有善意的具體行動,特朗普還為未來可能的交易預留了空間。特朗普說他在河內峰會上要求的是朝鮮全面棄核,但在后來的記者會上,他并沒有把話說死。有記者直接問特朗普,他是否依然堅持在朝鮮被解除制裁前必須“全面、可驗證地無核化”。特朗普回答說:“我不想跟你談論這個問題,因為從談判的角度看,我不想把自己置于那個立場上。”特朗普在暗示,雖然他在要價上與金正恩沒談攏,但他也愿意在朝鮮準備就無核化邁出更大步伐時,考慮部分地解除制裁。
  特朗普政府在河內峰會后的系列舉措,事實上把球扔給了平壤—談還是不談、何時談,你看著辦。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援引美方熟悉談判內情人士的話稱,朝鮮人似乎沒有備選方案,河內峰會的失敗看起來給他們造成了困惑。在特朗普的河內記者會結束9個多小時后,朝鮮外相李容浩才召開記者會闡述朝方立場。這種遲到的“危機應對”,或許正是“沒有備選方案”的體現。特朗普扔出的這個“球”,平壤接得有點倉促,如果不是慌亂的話。
  在3月1日凌晨的那場記者會上,李容浩在反駁美方說法(朝方要求解除全部制裁)的同時,突出朝方要的是解除部分有礙民生經濟和人民生活的制裁。他還表示,“為了消除美方的憂慮,朝鮮有意書面保證不再進行核導試驗”,只是美國尚未做好接受朝鮮提議的準備。當天朝中社的報道稱,朝美雙方“進行了坦誠、深入的交流,并商定今后繼續展開建設性對話”。沒有任何指責或攻擊性的語言,平壤的“低姿態”說明,至少目前它并不想關閉對話的大門。
  河內峰會后,從朝鮮傳出兩條消息,一條是克里姆林宮證實金正恩即將訪問俄羅斯,另一條是朝鮮東倉里導彈基地出現新的活動跡象。歷史地看,每當對美外交遇挫時,朝鮮要么轉而尋找新的外交突破口,要么祭出對美強硬舉措,或者雙管齊下。
  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朝鮮在這兩點上操作空間都不大。在朝鮮的外交中,俄羅斯從來沒有,也不具備能起到“突破”作用的分量。如果從東倉里射出導彈,那么平壤去年以來的“外交突破”很可能毀于一旦。特朗普3月6日說,如果朝鮮正在重建火箭發射地的消息屬實,他將“非常失望”。但他也表示,該消息只是源自美國媒體的“初步報道”,尚未證實;目前美朝關系尚佳,且朝核問題終將得到解決。
  在河內記者會上,特朗普曾強調,金正恩對他做過不再進行核導試驗的承諾。強調這個“承諾”很可能意味著,特朗普在2020年大選前,不會急于尋求與平壤達成交易,只要其不再“挑釁”就行。但這對平壤來說并非好消息,成功連任的特朗普會在核談中有更多善意?如果白宮易主的話,只會增加核談的不確定性。河內峰會后如何進行外交布局,將是對平壤的巨大考驗。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本期文章

公开四肖中特 润升娱乐 后三杀一码这么难 后三组选包胆规则 北京塞车pk10直播怎么买 北京时时高频票 蚂蚁pt 全天重庆时时彩万计划 宝赢系统时时彩app 手机兼职怎样一天能稳赚200元 快三大小规律破解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