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开四肖中特|刘伯温四肖中特四

咬咬牙,突破“財政三角困局”

  在“財政三角困局”面前,中國政府不僅需要平衡各項政策的智慧,更需要刀刃向內的勇氣。

作者:本刊記者 鄭嘉璐 來源:南風窗 日期:2019-03-23
  公元前157年,47歲的漢文帝在未央宮病逝。撒手人寰前,他回顧在位的23年,心中該是欣慰的。漢文帝即位時,漢王朝深陷貧窮與動蕩。外敵入侵,底層反抗,諸侯叛亂,這個建立不久的大一統帝國岌岌可危。可在他去世時,社會穩定、百姓富足,盛世氣象初顯。
  漢文帝做對了一件事,那就是減稅。登基的第二年,他就將農業稅由1/15減到1/30,后來干脆宣布不再征收農業稅。漢朝初年,農業占國民產出的90%以上,放棄農業稅,就等于放棄了最主要的一筆收入。但漢文帝明白,減稅能緩解百姓負擔,發展民間經濟,這比財政寬裕重要。
  稅率降低后,政府財力不足的問題凸顯出來。為了壓縮財政支出,漢文帝從自己入手,節衣縮食,不修工事,同時減少皇室、官員和軍隊的花銷,避免一切不必要的開支。
  中國歷史上,愿意通過減稅來推動社會進步的執政者鳳毛麟角。原因很簡單,稅收是政府的主要收入來源,減稅往往意味著政府可支配的錢變少了,沒錢的日子可不好過。
  最近幾年,“減稅”成為中國政府的大政方針。特別是在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減稅”一詞被反復提及,是最受關注的焦點。李克強總理在報告中坦率地說,減稅會給各級財政帶來很大壓力,各級政府要過緊日子。
  2019年,稅要怎么減?政府的日子又將怎么過呢?
?
  超預期的“兩萬億”
  “今年全年將減輕企業稅收和社保繳費負擔近兩萬億元。”總理話音剛落,臺下,人大代表們用最熱烈的掌聲回應2019年減稅目標。
  掌聲中,或許還包含著一絲驚訝。早在去年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官方就明確了今年將實施更大規模、更有力度的減稅降費政策,但超出外界預期的是,減稅的力度竟然這么大。2018年,中國全年減稅降費規模約為1.3萬億元,超過了年初設定的1.1萬億元的目標。在各級財政更加緊張的2019年,外界普遍預計,減稅降費的總規模不會超過1.5萬億元。兩萬億元,接近前一年目標的兩倍,財政受得了么?
  這兩萬億元的減稅要由多項措施合力實現,其中最重要的是下調增值稅稅率。2017年以前,中國增值稅的普遍稅率是17%,低稅率是13%,經過連續幾次稅率減并,這兩個數字將會調整至13%和9%。換句話說,今年中國增值稅的普通稅率水平將相當于改革前的低稅率。
  調低增值稅稅率的效果十分明顯。作為中國的主體稅種,尤其在“營改增”改革之后,增值稅占到稅收總收入的近40%。哪怕是稅率降低1%,都會帶來千億級別的降稅幅度。有專家估算,本輪增值稅稅率下調之后,將產生五千億元的減稅效果。
  從去年的16%降到13%,3%的降幅也超出了外界預期。在兩會第二場“部長通道”上,工信部部長苗圩表達了對減稅幅度的驚訝。兩會前,在增值稅稅率調整的問題上意見并不統一。苗圩說,有部分同志主張降一個點,降太多會對財政收入影響過大;還有部分同志認為應該多降一點。出乎他意料的是,總理承諾的既不是降一個點,也不是降兩個點,而是直接再降低三個點。
  增值稅稅率的調整屬于結構性減稅。意思就是,這是針對特定群體、特定稅種的選擇性減稅,而不是“雨露均沾”。除了結構性減稅,總理在報告中還提到了普惠性減稅,指的是今年1月針對小微企業所出臺的政策:提高增值稅小規模納稅人起征點,放寬小型微利企業標準并加大優惠力度。
  這項以“放水養魚”為目標的減稅舉措主要包括三個方面。首先,小微企業的增值稅起征點由月銷售額3萬元提高到10萬元,這意味著,大量小微企業不再需要繳納增值稅。而且,隨著認定標準放寬,小微企業的數量大增。據測算,小微利企業戶數將增加至1798萬戶,占全部納稅企業的95%,其中98%是民營企業。最后,所得稅的優惠力度加強,進一步減輕企業負擔。預計這項普惠性措施的減稅規模將達到兩千億元。
  除了減稅,還有降費。其中就包括外界最關心的社保繳費。社保費的主要問題是名義征收率和實際征收率存在一定距離,隨著征管水平提高,企業面臨著過高的社保費負擔。今年,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要下調三個百分點,從19%下降至16%。這是2015年啟動社保降費以來,費率降幅最大的一次,企業的用人成本會隨之降低。
  這些減稅降費措施有個共同的特點:重視企業的感受。工作報告中多次提到,企業的稅費負擔要有“實質性下降”。用《政府工作報告》的話說:“堅決兌現對企業和社會的承諾,困難再多也一定要把這件大事辦成、辦好。”
  這體現了中國政府的決心,從中也可看出減稅降費面臨著的諸多挑戰。
?
  財政“不可能三角”
  財政學上有一個“不可能三角”定律,即政府不可能同時實現積極的財政政策、減稅和控制債務這三項目標。說得通俗一些,一個人不可能同時做到少掙錢、多花錢和不借錢。
  把這三個方面拆分開,每一項都不能放松。
  減稅降費是今年財政政策的頭等大事。針對制造業和小微企業的減稅措施能即刻緩解企業負擔,激發市場活力。今年經濟下行壓力大,消費增速減慢,大力度減稅必不可少。長期來看,低稅率更能增強發展后勁,涵養稅源。
  地方債務風險關乎金融和財政安全,必須嚴控。過去,許多地方違規舉債,產生的隱形地方債已經積累了不少債務風險。為了避免地方政府資金流斷裂,引發嚴重的經濟波動,財政部連續多年打擊變相舉債,對新增債務控制得非常嚴格,地方政府想借錢很不容易。
  掙的錢少了,借錢變難了,能不能少花一點?中國的財政支出主要是民生性、生產性支出:要么是維持經濟中高速增長的推動力,比如基建投資、企業補貼;要么是教育、三農、生態等關乎國計民生的支出。這些支出都是剛性的,不可能銳減。財政預算也證明了這一點,2019年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支出23.5萬億元,增長6.5%。宏觀地看,并沒有少花錢。
  在現實中,只能兼顧“財政三角”的兩條邊。可問題在于,無論作何選擇,放棄的那條邊都會積聚財政風險,這是對執政者的巨大考驗。如果強行打破“不可能三角”,很可能引發更加嚴重的問題,比如陷入財政困境的地方政府可能會緊盯“非稅收入”,猛增的不合理收費將成為企業的另一個負擔。
  唯一的辦法是找到政策的平衡點。財政“不可能三角”是宏觀層面的分析,它從原理上揭示了財政政策的困難所在;具體到政策制定,可以通過一些折中的辦法,讓花錢、借錢和掙錢實現某種平衡,盡量避免財政風險。這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有明確的體現,簡單來說可以歸結為開源和節流兩個方面。
首先是開源,讓可用的錢更多。
  提高赤字率是開源的重要方式。兩會前,有財稅專家建議將赤字率提升至3%以上,通過大幅舉債來填補減稅帶來的財政缺口。報告最終公布的赤字率是2.8%,比去年多出兩個百分點,赤字規模提高了3800億元。按照《政府工作報告》的說法,赤字率沒有提高至3%,是“為應對今后可能出現的風險留出政策空間”。也就是說,如果經濟繼續下行,明年的赤字率可能繼續提升。
  赤字率沒有猛增還有一個原因。今年,中國將安排地方政府專項債券2.15萬億元,比去年增加8000億元,增幅近60%。這是我國地方政府專項債券首次突破兩萬億元,這些錢將為重點項目建設提供資金支持,從而緩解地方財政的困難。這項債券不列入赤字,所以大幅度的提升并沒有體現在赤字率上。
可以說,適度舉債是中國政府為應對“財政三角困局”做出的讓步。在嚴禁地方政府變相舉債的前提下,合理提升債務規模,以此支撐減稅和增支。
  另一條增收途徑是央企、國有銀行的利潤。《政府工作報告》要求,今年特定金融機構和國有資本的利潤上繳比例要提高。在財政困難時,要求國企更多上繳利潤是可以理解的,其他國家也有過類似的做法。但這里需要特別注意,一定要避免財政對國企利潤產生依賴,因為一旦政府習慣了這種輕松賺錢的方式,很容易為了擴充財源而加強國企的壟斷地位,從而造成“國進民退”。這將對民營經濟造成巨大的沖擊,當然不是執政者的本意。
這些開源舉措一定程度地彌補了財政缺口,保證中國不出現財政狀況惡化的情況,更不能演變為財政危機。
?
  政府的“緊日子”
  只增收還不夠,各級政府還都要過“緊日子”。全國“兩會”之前,各省陸續公布了2019年的財政預算草案,“財政收支矛盾”成為各省的共識。山東省的表述是,受一系列減收增支因素疊加影響,2019年財政收支矛盾將十分突出;而首都北京說得更直接:可用財力大幅下降,為近年來財力最“緊”的一年。
  山東和北京還屬于財力相對充足的東部沿海地區,中西部地區的財政壓力就更大了。貴州省公布的預算草案顯示,2019年,該省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增速僅為2%,而去年的增速有7%,相差五個百分點。
  收入增速放緩了,支出規模卻沒有縮小。各省普遍增加了對脫貧攻堅、科技創新、生態環保、民生等領域的投入,這就造成了巨大的收支缺口。
  財政壓力空前,有些基層財政甚至面臨著發不出工資的困境。為了緩解縣一級財政的困難,中央優先安排了“三保”支出,專門用于保障工資、政府運轉和基本民生的開銷。財政部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中央均衡性轉移支付提高了10.9%,稅收返還和一般性轉移支付提高了9%。這些資金都是向財力薄弱地區、向中西部地區傾斜的,是這些地區維持財政運轉的“救命稻草”。
  財力不足就要過“緊日子”,中央政府帶頭做了表率。《政府工作報告》要求,中央財政的一般性支出壓減5%以上,“三公”經費再壓減3%左右。一般性支出是黨政機關維持運轉和履職所需的費用,不僅包括“三公”經費,還包括辦公樓建設及修繕支出、會議費、辦公設備費、差旅費等。相對于剛性的民生支出,一般性支出的總量雖然不算大,卻是少數可以壓減的政府開支。
  上行下效,地方政府也做好了節衣縮食的準備。收支矛盾凸顯的貴州提出,壓縮省級黨政機關行政經費的6%,用于教育精準扶貧。在此基礎上,再壓縮省級一般性支出的5%來加大對全省脫貧攻堅的投入。除了壓減一般性支出,北京市還要按20%的比例下調“三類會議費”“公務接待費”標準。西藏、廣西、黑龍江等多個省(自治區)也提出了過“緊日子”的具體措施。
  財政部部長劉昆在記者會上說,地方政府既要當“鐵公雞”,也要打“鐵算盤”—不該花的錢“一毛不拔”,該花的錢就花在刀刃上。
  中國歷史上的“鐵公雞”,還要說回漢文帝。“履不藉以視朝”,為了省錢,他可以穿著草鞋會見群臣。可要說漢文帝摳門,他又下發詔令“老者非帛不暖,非肉不飽”,規定80歲以上的老人,每月可接受粟米一石、肉二十斤、酒五斗。
  古人已經做出了表率。在“財政三角困局”面前,中國政府不僅需要平衡各項政策的智慧,更需要刀刃向內的勇氣。
版權聲明

本刊及官網(南風窗在線)刊登的所有作品(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聲音、錄像、圖表、標志、標識、廣告、商標、商號、域名、程序、版面設計、專欄目錄與名稱、內容分類標準及多媒體形式的新聞、信息等)未經南風窗雜志社書面許可,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形式使用,違者必究。

合作垂詢電話(020)61036188-8038研究部陳小姐或(8088)南風窗辦公室

文章得分:
評分:

本期文章

公开四肖中特 二八杠生死门八个口 重庆时时彩稳赚方法 7加2复式 棋牌中心 时时计划稳定版 红包三公玩法及规则 新时时彩票开奖查询 11选5前二组选必中技巧 波音娱乐网站 通比牛牛赢钱技巧